一个试图用积木搭出一座城堡的帕金森患者

好耶!!!

孜然羊肉粉丝煲:

占tag致歉orz

𝑪𝒐𝒖𝒏𝒕 𝒕𝒐 𝑻𝒆𝒏  【POI十周年合志】

▶19页插画+10篇共6w字+14件豪华特典

▶预shòu时期:即日起至1月31日24时,方式见评论

▶更多详情+内容试阅+蹲本群请阅览宣图

主催:花柳@必灭的黄蔷薇· 

封面:孜然@咕咕孜然 

排版:薛定彻

宣图:唐辰@唐尘蓝-01 

写手:纸色@春芜山 /夏荿@夏荿 /啊水/流动车厢@凌序11 /Pointy...

孜然羊肉粉丝煲:

《Count to 10》十周年合志第一回合宣发!
我是封面孜然,主催花柳老师带着由一众神仙老师组成的豪华阵容所共同创作的RF合志来啦!详细内容请翻阅长条~以下是部分作品试阅,🐟售将在11月中下旬开启,二宣会放出所有合志内容的试阅。合志蹲蹲群号码见评论呢!希望大家多多支持w

STAFF
封面:孜然
主催:花柳
宣图:阿靖
文:
夏荿、纸色 @纸色 、 三维镜像  @三维镜像 、 流动车厢 @流动车厢 、 Donut、啊水 @弧长怪啊水噜噜噜噜噜 、花柳
画:
孜然 ...

【POI/RFR无差】幽灵执行人(2)

#513后时间

#微肖根

#随便瞎写的

〉〉〉

里瑟离开葬礼现场后去看了根,“既然来了,至少去看一下老朋友吧。”至少里瑟是怎么想的,当然,他在那里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牵着小熊的肖。

“根……谢谢你保护了哈罗德。”里瑟站在肖的旁边,注视着根的那个只有一串数字的石碑。

“我也很高兴保护了他。”

一瞬间里瑟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转过身的时候还是看到了根的身影,根却平静的看着他,“很高兴再见到你约翰,也谢谢你保护了哈罗德。”

“根……”他有些惊讶,事实上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很难说出些什么,你死了,但是成为了幽灵,甚至在同伴的墓碑前看到了她也成为了幽灵。

“很奇妙的世界,对吧?”根冲着里瑟...

Q:如果这里是霍格沃兹的学校论坛?

【求助】把拉文克劳休息室的窗帘烧着了救命!

本人斯莱特林,晚上悄悄溜去去拉文克劳休息室找朋友的时候把窗帘烧着了……怎么办!!在线等!特别急!!

那个火它越烧越旺了!!!

我在试图扑灭它)

补——

妈呀有人醒了看到了!人越聚越多!!要死了!

我现在像是突发恶疾一样在上蹿下跳的灭火,已经社死了……

补——

好了我终于扑灭了 窗帘还剩下一半,除了脸上黑的看不清人以外,我很好……

明天早上被发现会不会被勒令退学……!)

【POI/RFR无差】幽灵执行人(1)

#513后时间

#微肖根

#随便瞎写的

〉〉〉

刚恢复意识的时候里瑟发现自己正站在纽约的街道上,记忆混成了一片,身上没有伤口,也没有血迹,衣服也是完好的,似乎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。但远处被轰炸过的大楼还在火光中燃烧,此起彼伏的警笛声,身上传来的阵阵隐痛都在向他宣告——约翰·里瑟已经死在了那个天台。

稍微清醒一些之后里瑟有种奇怪的预感,他伸出手去触摸一旁的路灯,眼睁睁地看着它穿过自己的身体,再次转身,伸出手,尝试拦住路过的行人,最后只是再次证明自己失去了身体,已经成为了虚像。

“真是难以置信,”他抬起手,试图看到阳光穿透自己的身体,“难道人死后会变成……幽灵?”

之前...

【全职】亡命之徒Ⅲ

主CP:昊翔,皓辉


其他:双舒亲情向


☆【反派视角三观不正】慎入


》》》


孙翔是在颠簸的车上醒过来的,不知道是姿势不对亦或是唐昊下手太过狠毒,孙翔浑身酸痛,整个人晕乎乎的,抬手想要揉一揉太阳穴缓解一下,却发现自己的手动弹不得,环顾一下四周,发现周围一圈人都在盯着自己。


“醒了?”唐昊瞥了一眼孙翔,双手有意无意的划过摆放在一旁的枪。


“你们……你们是什么人啊!你这是绑架!是犯罪!”孙翔咽了咽口水,故作镇定的仰起头,直视唐昊的眼睛,尽管他表现得不屑一顾,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。


“现在知道害怕了?”唐昊拿起枪,在手中转动了几下,“怎么?不提醒我开保...

【全职】亡命之徒Ⅱ

主CP:昊翔,皓辉


其他:双舒亲情向


☆【反派视角三观不正】慎入


本期掉落CP:韩张


》》》


“嘭——”


韩文清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办公桌上,就连办公室外的人,也下意识的打了个颤,还有几个好事儿的悄悄探起了头,看向韩文清办公室的方向。


“怎么就这么让他们逃掉了!?这次是谁带的队?这么大意?”韩文清眉头紧锁,低声怒吼到,一旁的张新杰冷静的推了推眼镜,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。


“韩队,这次没想到嫌疑人会安排直升机,是我们疏忽了,而且……”张新杰从文件夹抽出几张单子,递给了韩文清,“出了些意外,嫌疑人手里有人质。”


“人质?不是...

【全职】亡命之徒Ⅰ

主CP:昊翔,皓辉


其他:双舒亲情向


☆【反派视角三观不正】慎入


》》》


孙翔一周里最期待的就是星期五,因为那天可以早些放学。


在最后一节自习课下课之后,被同桌推醒,之后再磨磨蹭蹭的收拾好书包,压着高三学年下一节晚课的铃声出了校门,校服的拉链被随意拉开,书包随性的一拎,再自我感觉很潇洒的昂首阔步,最后回到了家里,准备在游戏世界大杀四方。


不过今天孙翔的潇洒放学路受到了一点阻碍。


“你就是孙翔?”在一个烂尾楼附近的小胡同里,几个男生堵住了孙翔的去路,看校服应该是本校高三的学生,不过应该是不会去学习的类型。


“找你爷爷我干嘛,...

海浪在拍打着岩石,海风呼啸而过,夜晚还未降临,远处的灯塔已亮。


唐昊走在前面,孙翔在后面低着头跟上。


孙翔想要开口,但却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,他崩溃的大哭,他在等待的灯塔早已油尽灯枯。


海上孤岛的灯塔已经老旧,它指引了不知多少航船劈波斩浪,指引了多少人找到家的方向。


但是它早已油尽灯枯。


但是他早已油尽灯枯。


海浪在翻滚,唐昊没由来的想到深海的鲸,


是的,深海的鲸。


鲸鱼最后的坠落,正如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坠入无尽的海底,他想大声的哭嚎,他想要拥抱他,与他一同哭嚎。


最后,这个世界上只会剩下他的身体,与他早已腐朽的灵魂。


如同...

【全职】亡命之徒「序」

主CP:昊翔,皓辉

其他:双舒亲情向

☆【反派视角三观不正】慎入


》》》


「无知,无理,亦无惧」


「狂妄的恶者在叫嚣,善者在无声的控告,谁又可知,他们正是被善者逼上穷途」


——


春夏交接,天气总是温和的,就连风也成了带着暖意的气流,就像是讲台上物理老师的语调,催人入睡,孙翔坐在靠床边最后一排的位置,头抵着书桌,双手在书桌堂里摆弄着手机,一旁的同桌趁着记笔记的空档扫了一眼他。


“我说……孙翔,你收敛点呗,老冯最容易物理课巡视……”同桌用笔戳了戳他,但孙翔只是轻微的扭动了一下身体,头也不抬“没事,他不是都来看过一次了吗。”同桌看了看他,没好再说些什么,叹着气...

企划主线回应

大漠孤烟

太阳西沉,余晖却还照耀着这片荒漠,高大的身躯在风沙中缓慢前行,破旧不堪的斗篷被风吹的猎猎作响,沙尘在身边起舞。


荒漠小店门口的木栅栏也破旧的不像样子,被风一吹,就会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声响。


推开店门,环视了一眼店铺,先前的客人们因闯入者的突然出现,也稍稍的放轻了高谈的声调,眼中也带着一丝警惕,与破旧斗篷的漠然形成了对比。


踏着重重的步子走到店台子前坐下,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硬币撒在台上,店老板用一只粗糙且宽大的手将硬币扫到另一只手中,随后转身进了店面后方。


不久,店老板端着两个海碗回到了店里,把碗轻摔在了面前,又拿了一壶温酒,倒在了一个碗里。


黝黑粗糙的手拿起海碗中的...

1.失言


那是在弗雷德里克·格里菲斯还是实习生的时候。


“……现在的人啊!只要是不愿意相信的,都当做不存在处理……”年纪有些大的教授导师口齿不清的说着,


“哪怕将所有存在过的证据都销毁……”教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。


“抱歉啊,教授他之前不是这样的……”一位早已转正的前辈拍了拍格里菲斯的肩膀。


“没事,教授很有意思,而且……”而且只要不影响科研项目,什么都好说。


当然,格里菲斯并没有说出后面的那半句话。


“别太介意,”那个人干笑了两声,“之前教授因为发现了疑似外来生物的组织细胞,结果后来被证实,是实验药剂出错,导致的结果误差。”


格里菲...

1 / 2

© 三维镜像 | Powered by LOFTER